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大夏第一暴君 > 章节目录 第1434章 成王败寇,杀了我吧!
    []

    秦云的脸色骤然一变: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军中斥候脸色难看,连忙跪下:“陛下,千真万确,我等本想搜捕,但人已经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似乎趁着大战从山下逃了。”

    咯噔!

    所有人的心头一凉。

    梵音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,不把她绳之以法,那这场战争意义就只完成了一半。

    而且梵音一旦逃了,彼此又是如此深仇大恨,她必然会不折手段的报复,以她的声望和身份,想要啸聚起一个小的政权是完全没有问题的,将后患无穷!

    “来人!”秦云大吼。

    “卑职在!”秦赐和大批燕云十二骑的将领跪倒,昨日他们主战,今日就是神机营在主战。

    “人应该还没有走远。”

    “给朕立刻地毯式追捕,死要见人,活要见尸!”秦云咬牙。

    “是!”秦赐第一个回应,虽然昨日负伤颇深,但依旧龙马精神,当仁不让。

    吁!!

    驾!!

    噔噔噔……

    至少上万骑出动,往天柱台另一侧的山脚冲去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动静,自然引起了光复军所部的注意,特别是完颜洪烈,见大夏军队正在搜捕,他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杀过去!”

    “拦住他们!”他怒吼,高大挺拔的身躯异常显眼,手持一把长刀,已经战到癫狂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他和部下都已是强弩之末,却仍旧横渡过来。

    “杀!!”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双方撞阵,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长刀落马,血溅长空。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们过去!”完颜洪烈异常激动,甚至亲自一人杀到了最前面,想要率军拦住秦赐等部的步伐。

    秦云在战场外的眸子一眯:“传令下去,绕到完颜洪烈所部的后方,从西北那条小路追下去,梵音可能是哪里出逃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原本衰弱许多的战场,再度爆发出激烈轰杀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完颜洪烈亲自搏杀,异常勇猛,残余的几万大军也在疯狂阻挡,似乎是要以死为梵音争取时间了。

    那里面有梵家的人,怪不得如此死忠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他们依旧是被包围的那一方,大批的神机营将士如同绞肉机一般推进,围杀。

    尸体堆积如山,多数光复军的戎装都是被砍的七零八碎。

    到了如此地步,完颜洪烈却依旧不投降,还想要用最后的力量为梵音出逃。

    秦云跟他已是敌人,但依旧为其悲哀,在战马上冲里面呵斥道:“完颜洪烈,有意义吗?”

    “梵音她逃不了!”

    “这场战争,她必须要死!”

    “没有她,根本不会死这么多人,一切都不会这么难看,你不过是被她利用的棋子,你还在这傻乎乎的帮他挡刀!”

    “你挡得住吗?!”他怒骂,额头青筋暴露!

    光复军越是负隅顽抗,大夏军队损失就更大,这是他不愿意的地方,而不是他有多疼惜完颜洪烈。

    从他背叛开始,就回不去。

    从战争开始,秦云就铁了心要铲除光复军,除非完颜洪烈愿意投降,或许能落个富家翁的结局,但是他没有。

    完颜洪烈浴血厮杀,犹如困兽之斗,身边的将士一个接一个的倒下。

    “休要胡言!”

    “音儿乃朕送走,何来挡刀一说!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挡,朕也愿意!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违背了整个大夏的意愿,不顾前尘旧恨,在庇护王敏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,朕为什么不可以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用一副高高在上的胜利者姿态来指责朕,朕不需要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他不断挥刀,直到砍断自己手中的长刀,面目狰狞。

    秦云闻言一怔!

    一样吗?

    他陷入了片刻沉思,而四周静一等人,包括许多将领皆是偷偷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沉思之后,他剑眉一蹙,冷冷道:“朕对王敏的庇护是有量的,而且至少她懂得廉耻,也数次救过朕!”

    “而梵音呢?”

    “她做过什么,朕都不屑于提!”

    闻言,军阵厮杀的完颜洪烈愈发癫狂,双眼血红:“王敏她凭什么跟音儿比!”

    “她算个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“朕就是死了,也不会放过她,她不得好死!!”

    他嘶吼,对于梵音毁容的事耿耿于怀,恨不得将王敏生吞活剥,昨日他就要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秦云插手,才让这件事成为了一场空。

    闻言,秦云目光一寒。

    “不可救药!”

    “速战速决!”他低喝,已是有些怒气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数不清的铁甲军士再次淹没了上去,神机营全力以赴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磨灭光复军。

    穆乐更是率军,开始狙杀完颜洪烈。

    一旁的静一感受到了秦云的不满,美眸煽动,仿佛有几分明白秦云和王敏之间这段说不清的关系了。

    惨叫环绕的天柱台上,没有一片净土,鲜血不断的渗透地面,或是直接如水流一般流下高坡。

    完颜洪烈的负隅顽抗,并没有换来转机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光复军彻底溃败。

    一个半时辰后,穆乐杀进敌阵,于万军之中生擒完颜洪烈。

    他一被擒,光复军彻底土崩瓦解,残余几万人脸色一白,集体投降。

    但对此,秦云并不是很关心,完颜洪烈虽然是光复军的主人,但始作俑者从来都是梵音。

    战争收尾,平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喀喀喀……

    秦云踩着无数尸骨和铁甲,往里面走去,那冲鼻的血腥味让人作呕,静一甚至都差点捂住胸口干呕。

    两侧,烽火燃起,狼烟滚滚。

    战败的光复军们蹲在地上,被如数看押。

    只见断掉的光复军大旗下,完颜洪烈一身龙袍已经染红,披头散发,满嘴是血,狼狈与悲惨并存,不复往日荣光。

    他趴在地上,甚至已经无法爬起来。

    秦云缓缓走到了他的面前:“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萧条和破败的战场,变的很是凄凉,月光洒落,惨淡至极。

    数以万计的光复军残军哀嚎,或是沉默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成王败寇,我无话可说,但跟他们没有关系,他们对于你也没有威胁了,放了他们吧。”完颜洪烈咬牙,看向被俘虏的残余几万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