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超绝萌爸 > 章节目录 第5602章 半个小时
    这些‘超人’身体素质哥哥强大,并且都有强烈的嗜血渴望,他们就是被岛国实验室研究出来的吸血鬼,更难办的是现在已经进化。

    随着林昆一声令下,所有人立马开始行动,林昆将蔡新兼的脑袋砍下来,就是向众人证明,这些所谓的‘超人’也是可以杀死的。

    大家伙人多,一个人抱不住一个死而复生的‘超人’,两个人总行吧。

    两个人还不行?

    那就人海战术,一窝蜂的涌上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按住头,四个人拽两条胳膊,四个人拽两条腿,再来一个体重大的压在身上,然后再有一个抡起手里的开山刀,冲着脖子果断砍下来。

    一刀不行?

    那就再来一刀、两刀、三刀……

    蔡家大院里这一刻,彻底变成修罗场,众人高亢的喝吼声,那些被按在地上‘超人’凄厉又无助的惨叫,声音以大宅院为中心一下子传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在防弹玻璃罩后的蔡海德,亲眼看着这一幕,脸上表情越来越凝重,但这凝重也只持续了短短数秒钟,紧接着便又是一副傲然模样。

    林昆向蔡海德走过来,笑着说:“蔡门主,你打算躲在这里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蔡海德腰背挺直,一副傲然模样,目光不屑的看着林昆,“你以为这样就赢了么?就能把我们蔡家在海北市的势力连根拔起?你还差得远了,我只能告诉你,眼下只是刚刚开始,有更恐怖的在等着你,等着你们所有人,今天晚上之后,你们只能是傀儡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蔡海德大声笑着,负手而立的模样是那般傲然于天地间,这才是最后赢家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林昆脸上笑容淡然,看蔡海德的眼神儿,就仿佛是在看二傻子一样。

    蔡海德自己笑了一会儿,见林昆也没个回应,不免觉得有些枯燥,于是他笑容一敛,目光阴冷的看着林昆,质问道:“你就没什么要说的?”

    林昆似笑非笑说:“你屁话太多了……你的底牌应该是山本野涛吧,那个该死的岛国实验室,在海北市有大本营,那里面有一堆经过改造的怪物,你是在等山本野涛带着他的改造人前来把我们这些人都消灭吧。”

    蔡海德脸上那股子得意的神色此刻顿时一怔,眉头皱了起来,冷声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林昆抬手拍了拍防弹玻璃罩,笑着说:“你就继续在这儿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林昆转过身,和周围的人一起投入战斗,黑鬼畜在一干经过改造的‘超人’中就如同砍菜切瓜一般所向披靡,当林昆运足了力道,直接一下能砍掉一颗脑袋。

    蔡新兼是因为本身超强的天赋,所以肉体比较难斩,剩下的这些蔡家精锐可就没那本事了。

    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,很快蔡家大院里边是尸体一片,海北市江湖联盟中的人有伤亡,但死的更多是蔡家这些精锐们。

    当面对数目远比己方要多数倍的对手,这些蔡家精锐最应该做的就是赶紧逃,他们不是不想逃,而是被逼迫在这里,只能与海北市江湖联盟的人死磕。

    这些精锐其实也是够冤枉的,如果说只死一次,倒也算是一了百了,可关键是他们死了之后复活,复活之后再被把脑瓜子给剁下来。

    这叫啥?

    死无全尸还得加上个遭受两次死亡的折磨。

    所有人围向了防弹玻璃罩后面的蔡海德,过去威风凛凛的海北市蔡家代言人,总喜欢不阴不阳使阴损招儿,坏事做尽的蔡先生,此时此刻那愤怒、抓狂、不甘、狂躁等等表情加在一起,倒像是一个猴儿。

    这防弹玻璃罩的设计,绝对是超现代化的,超厚的防弹玻璃,完整做成一个大罩子,绝对是上下左右都没有死角,造价必定不便宜。

    能被关在这么一个大罩子里当猴儿,蔡海德这位蔡家海北市代言人也算是体现了自己的身价。

    蔡海德当然不会就此甘心,他已经拨出去电话催促,让岛国实验室方面尽快派‘超人’过来作战。

    他在这防弹罩下面说的唾沫喷溅,众人只能透过玻璃罩上那细小的通风口听到里面的激动声音,至于对面说什么却是一点也听不到。

    蔡海德对着手机一顿输出,说着说着好像情况不太对了,蔡门主由最开始的认真询问,再到变得有些焦躁,再到不耐烦以至于破口大骂……

    大概可以听到的是:你们这些倭寇,不要再拿借口敷衍我,现在派人过来,立刻马上,老子今天死在这儿,蔡家将与你们彻底决裂——

    蔡海德挂断电话,他愤怒的想要将手机给摔了,但最终还是忍住。

    可能也不为别的,这是他目前所能与外界取得联系的唯一途径。

    他可以随时打开这玻璃防弹罩,可眼下的情况,只要他敢打开这个玻璃防弹罩,外面那一双双满含杀意的眼睛,就足以将他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到此刻,他也算真正明白,他在海北市江湖上众人的心目中是多么憎恶、痛恨,细数一下他过去干的那些缺德事儿,也值得这些人如此。

    但他不后悔,因为他是蔡家人,蔡家人在湾岛这片土地上都是如此!

    蔡海德怒汹汹看向外面这些人,他大声怒吼:“都看什么看,我警告你们,再有最多半个小时,你们就会尝到真正屠杀的滋味儿,你们今天谁走谁是孙子!”

    如果众人不是被林昆拦着,早就冲上来砸这个防弹玻璃罩了,能不能砸开先不说,至少要将胸腔的愤怒与仇恨先发泄出一半来。

    很快,一队前去蔡家大宅院深处查看的弟兄返回来,来到韩长林和陈友婪面前汇报。

    韩长林和陈友婪听完之后,来到林昆身前,面色凝重不甘的冲林昆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林昆向蔡海德看去,不等他开口,蔡海德便主动得意道:“我的家人早就转移走了,你们今天主动只能杀死一些没用的家丁!”

    韩长林和陈友婪一脸愤怒,要让手下弟兄们动手砸了这个玻璃罩。

    林昆还是抬手将这二人拦住。

    韩长林、陈友婪一脸诧异费解地看着林昆,韩长林对林昆自然是尊重,除了着急与不解心中没有其他想法,陈友婪以及这所有的江湖弟兄们都开始对林昆产生不满的情绪,如果不是看在韩长林的面子上,再加上林昆刚刚亲自断掉蔡新兼的脑袋,众人早就暴动了。

    林昆笑着对众人说:“大家刚刚都累了,想要砸开这个罩子也是需要力气的,不如就先休息半个小时,半个小时后再动手。”

    众人霎时间议论纷纷,但并没有因此妥协,有人就直接站出来冲林昆喊道:“半个小时蔡家的增援就来了,万一我们全都陪葬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没错!我们今天晚上的任务就是干掉蔡海德,只要杀了他,我们立马就能撤退!”

    “再挡着我们,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反抗抵触的情绪越来越强烈,甚至已经开始向林昆围过来了。

    韩长林马上就要挡在林昆身前要保护他,韩家人自然也站在他这边。

    这个所谓的海北市江湖联盟只是临时组建,众人的凝聚力本就没有那么强,而且大家的目的都是干掉蔡海德,现在有人挡在面前,那自然就是敌人。

    林昆从韩长林身后走出来,指着身后的玻璃罩,笑着冲众人道:“谁觉得自己能砸开这玻璃罩,现在可以上来试试,但凡有一丝希望,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能砸开这罩子,我保证不拦着你们。”

    韩长林靠近林昆,在他耳边低声问:“林弟,你到底在等什么?万一半个小时候蔡家的支援到了,我们整个海北市江湖都要被端了。”

    林昆同样小声回道:“放人,没有人会来援助,至于我在等什么,很快你就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韩长林心中疑惑更浓,见林昆不想说,他也没有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而这时,人群中马上就有一个身材高大健壮的壮汉昂首挺胸走出来。

    这壮汉也不废话,抡起手里还沾着血肉的钢管,冲着这防弹玻璃罩就是一下子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风声呼啸,力道十足,这一根普通的钢管,愣是被挥舞出了金箍棒的感觉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紧跟着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人目光都聚焦到这壮汉、手中钢管、防弹玻璃罩这三点一线上。

    声音响亮,似乎还带着‘嗡’的颤音儿。

    但结果却不如众人所期望那样,伴随着这两声响动,壮汉手里的钢管直接飞出去了,嗖嗖嗖至少飞出去十几米远,而壮汉本人脚底下也是连连倒退,另一只手捂住刚刚挥舞钢管的胳膊,已经疼的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并且他的虎口开裂,腥红的血水流了下来,吧嗒、吧嗒滴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瞬间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但沉默了不到两秒钟,又有不信邪的站出来,挥舞着手里的家伙什,也是狠狠的砸在了防弹玻璃罩上,结果下场比刚刚的高大壮汉还要惨烈。

    再看防弹玻璃罩里面的蔡海德,却是丝毫都没有受到影响,按说应该被回音所伤,结果这里面是有防备措施的,人家一副像看傻缺一样的目光,看着外面的一干众人,嘴里头骂了一句:“叼毛!”

    马上有人提出来在这玻璃罩的通风口往里灌水或者是用烟熏,真当这些人找来了干柴,想要一边加热一边用烟熏死蔡海德,结果人家里面依旧有应对装置,这些做法全都徒劳。

    时间正在过去,眨眼间半个小时就快到了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