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你好,1983 > 章节目录 第九百九十五章 这一手堂堂正正,无懈可击(求月票)
    不得不说,张导对这种大场面的掌控力,那是非常强大的。

    气氛拿捏地极其到位,战士们的威武,海盗的凶恶,紧张的气氛,全都营造出来,看得电视机前的观众,都紧张得站立起来。

    “攻击!”随着指挥官一声令下,战机升空,航母上的舰炮也开始轰鸣。

    “打得好!”

    电视机前,不知道多少人在齐声欢呼。

    一发发炮弹落到海盗船上,然后轰然爆炸,不过随后的场面,叫观众点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炸开的不是弹药,而是一根根红色的火腿肠,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一个被埋在火腿肠堆里的独眼海盗爬出来,两手抓满火腿肠,嘴里用生硬的中文吼道:“统一火腿肠,烧烤味,好吃的不得了!”

    因为信仰的问题,海盗们当然不能吃火腿肠,比划比划就行了。

    最后的画面,是海盗簇拥着战士,一派和谐景象,随即打出两句广告语:吃统一火腿肠,保卫万里海疆。

    前后一共二十多秒钟,算是比较长的广告了。

    观众看完之后,基本上都是蒙的:这到底是啥?

    有人渐渐反应过来:靠,这是广告,统一火腿肠的广告!

    白激动半天了,还以为是航母要大杀四方呢。

    不过这广告拍得真牛,航母总做不得假,必须支持。

    于是不知道有多少家长都招呼家里的孩子:“以后吃火腿肠,就买统一的!”

    广告播放的时候,刘金凤也在家里整理文件呢,就听客厅里的小火招呼一声:“妈,快点来看航母!”

    刘金凤应了一声,走出卧室,等看到最后,她也惊呆了:这就是三凤说的广告?

    她嘴里也下意识地说了一句:“小火,以后吃火腿肠,必须买统一的!”

    “大姨,咱们当然要吃自己产的。”小月月笑嘻嘻地望着刘金凤,感觉今天大姨有点笨笨的。

    刘金凤这才拍了一下脑门:“哈哈,有了这个广告,还担心啥呀,我这就打电话告诉厂里,加班加点生产,不然肯定不够卖的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沪江,杨红缨也事先接到刘青山的电话,领着厂子里的一些管理人员,去工厂的一个娱乐室,守候在电视机前。

    等到广告播放完毕,屋子里一片寂静,大伙还都有点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啪,杨红缨的巴掌拍在桌子上:“这条广告,足以击败任何谣言,不行,我马上给青山打个电话!”

    而在双会肉联厂,原本喜气洋洋的气氛,却变得有点凝重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自从外资注入之后,他们又一口气引进大量生产线,在电视台上,也跟统一火腿肠打起对台戏。

    效果还是不错的,销量节节攀升,大有和对方分庭抗礼之势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还不知足,又在暗地里搞起小动作,想要彻底败坏对手的名声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效果非常好,双会火腿肠,这个月的销量,又拔高一大截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准备一鼓作气,彻底摧毁对手,独霸火腿肠这個巨大市场的时候,却迎来了对手的反击。

    也巧了,今天晚上,厂里主要的领导,都在小食堂聚餐。

    食堂挂着一台大彩电,领导们也完整地看完电视上的广告。

    中方的万厂长手里的筷子,当啷一下掉到桌上,感觉脑瓜子嗡嗡的。

    而外资代表汤普森先生,则瞧得津津有味:“这个广告拍得不错,有点好莱坞大片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酒桌上的气氛,一时间很尴尬。

    翻译实在忍不住,轻咳一声:“汤普森先生,这是统一食品厂的广告。”

    汤普森这才耸耸肩膀:“这艘航母太假了,上面的武器,根本就不是航母专用的;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群海盗,都缠着头巾,怎么能吃猪肉肠呢;还有吃火腿肠,跟保卫海疆有什么关系,完全是虚假宣传,我们可以起诉,起诉!”

    万厂长也有点尴尬:老外不懂得什么叫华夏特色,一旦能和爱国扯上边,那就是大势,代表着民意,不可阻挡。

    跟老外也说不明白这些,万厂长也不得不服气:对方这个广告,真像一发发炮弹,落到他们双会的阵地上。

    炮火太猛烈,搞不好的话,阵地要全线失守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刚刚确立一点优势,顷刻间就荡然无存,对方有高人啊。

    这一手堂堂正正,无懈可击;相比之下,他们这边的手段,就有点拿不上台面。

    万厂长也没心思喝酒了,正好主要领导都在场,干脆直接去会议室开会,商讨策略吧。

    研究了半宿,终于还是无奈选择了价格战。

    价格战这种方式,属于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谁也不会轻易使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刘青山也回到了夹皮沟老家,正陪着吴桐看电视呢,结果就被老支书叫去队部接电话。

    至于手机,目前在夹皮沟还不能使用。

    那还要等到地面基站信号塔逐步铺开之后,才可以。

    电话是老姐打来的,杨红缨声音里都透着一股子兴奋劲儿:“三凤,这个广告太棒啦!”

    在激动过后,杨红缨这才说道:“三凤,我们也要反击!”

    以老姐的性子,那肯定不能忍,这个早在刘青山的意料之中,他倒是不急:“下一步,估计对方就该打价格战喽,老姐你准备怎么应对?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是敢降价,那我们就降得更低!”杨红缨的声音里都透出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她虽然也不希望打价格战,但是却并不怕,因为统一食品,设计到种类比较多,这边损失那边补。

    而双会那边,则只有火腿肠一种产品,赔就是真赔钱。

    “那质量方面呢?”刘青山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质量当然不能变。”这个是杨红缨的底限。

    “要是对方一根火腿肠降到五角钱呢?”刘青山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五角,不可能,成本都超过这个数了。”

    杨红缨感觉有点不可思议,这两年猪肉的价格涨得飞快,火腿肠的利润也被日益压缩。

    要是五角钱一根,那才叫赔本赚吆喝呢。

    “加入对方降低火腿肠里面的含肉量,增加淀粉含量呢?”刘青山继续引导。

    杨红缨也陷入思索之中,这种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。

    “三分,我们不能砸了自己的牌子,对方如果真的这样做,那就是自己作死,反正我们的质量不能降低。”

    听了老姐这番话,刘青山也就彻底放心。

    质量是企业立足之本,一时的利益得失,如果看得太重,那这家企业显然不会有长久的发展。

    杨红缨做出这个决定,就已经做好了赔本的心理准备,不免恨得牙根有点痒痒:

    “三凤,咱们不能这么吃哑巴亏,对方厂子里,也有咱们的人,到时候就举报他们,以次充好,用淀粉肠欺骗消费者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老姐的性格嘛,刘青山的嘴角也微微翘起:“不过举报的话,不能直接举报对方,而是要先举报咱们的统一火腿肠。”

    “三凤,你傻吧?”杨红缨有点蒙,哪有举报自己的?

    不过她也是个聪明的人,这几年又在商场上历练,很快就想明白其中的关节:

    “哈哈,还是三凤你想得长远,你个坏小子,蔫坏蔫坏的。”

    先举报统一火腿肠,然后澄清事实,再将这股风潮,引到双会身上,就顺理成章了。

    姐弟二人制定好应对之策,然后就像高明的狩猎者一般,潜伏下来,等到猎物自己犯错。

    转过天来,就是国庆,夹皮沟合作社却并没有放假,三春没有一秋忙,现在地里的庄稼要收割,山上的山货要采集,大人小孩都忙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刘青山也跟着大部队一起上山,又到了一年一度,收集红豆杉果的时候。

    除了红豆杉,还有山里出产的其它药材,也大都在秋季收获。

    这两年,药草的价格也不断攀升,这个跟出口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原本主要是在国内使用,现在增加了一部分出口份额,自然就显得有些紧俏。

    就算不直接出口中草药,那些出口的成药,也间接加速了中草药的短缺。

    夹皮沟这边的林子保护的好,各种山产品也是采护结合,所以可以持续发展。

    而且在哑巴爷爷的主持下,边采边种,所以林子里各种药材的数量不但没有减少,反倒一年多似一年。

    甚至夹皮沟所属的整个联合体,都是这种策略。

    随着中草药价格提升,大家也终于看到了好处,中草药这一块的利益,也逐年在提升。

    “青山啊,我听说,已经有不少地方,开始大规模种植中草药。”

    高峰和吕小龙这些药厂的人,也跟着刘青山一起进山,他们不可能天天在林子里采药,主要是考察一下资源。

    刘青山点点头,随着需求量的增加,另外重要的一点是,生长药材的栖息地,环境被不断破坏,导致野生的地道药材,数量也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这才改为人工种植。

    而最令人愤慨的就是,因为采药带来的利益,导致各地出现灭绝性采挖,这个才最是令人痛心的。

    国人都穷怕了,所以一旦发现一条财路,都会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对这种短视的行为,政府要是不加以适当的引导,那就会愈演愈烈,带来毁灭性的灾难。

    “不过种植药材的话,药力肯定要降低。”高峰跟了哑巴爷爷这么多年,在药材方面,早就是大师级别的。

    吕小龙也咂咂嘴:“我上个月去了一个药材基地,听说他们种植大力子的时候,为了增加产量,还上化肥,用上农药。”

    “搞不好,药材里面都有残留。”

    这事确实有点麻烦,药力降低,在配伍的时候,如果还按照原来的剂量,那疗效肯定会出现偏差。

    至于吕小龙说的这个,就更加严重,药材本来就是治病的,结果因为有害物质太多,反倒勾起别的毛病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刘青山对此再清楚不过,后世就有中医被中药给毁了的言论。

    他望望高峰:“当务之急,还是制定一个统一的标准。”

    高峰也直摇头:“难,太难了,其实以前也存在这个问题,所以药材才会特别讲究产地,讲究地道药材,只不过没有现在这样明显。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难,才更要去做,不然的话,很快就会影响中医的声誉,也会制约中医的推广和发展。”

    劉青山知道這件事情的严重性,所以他此刻的表情很是郑重。

    高峰也点点头:“这件事,只怕还得咱们师父出面,登高一呼,引起上面的重视,从种植开始,就严格规范,形成统一的标准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的难度,可想而知,在以后这几十年,为了追求利益,可是有不少人根本放弃了原则。

    不过这件事,終归需要有人去做,做了就比不做强,早做就比晚做好。

    等到晚上收工,刘青山和高峰就把这件事跟师父商量。

    几个人凑到一起研究一番,决定由高峰起草一份调查报告,然后由哑巴爷爷出面和上面进行沟通,毕竟他老人家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刘青山下山回家,先被老支书给叫到村部,是老姐叫他给回话。

    刘青山把电话拨打过去,等接通之后,杨红缨興奋的声音传过来:

    “三凤,双会那边,果然降价了,说是为了喜迎国庆,价格优惠两角钱,变成一块三一根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也跟着降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还怕了他们不成,三凤,根据咱们的人报告说,双会那边,果然降低了火腿肠的含肉量,不过并不是全部火腿肠都降了,大概占比百分之十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也在刘青山的意料之中,因为在原本,双会就是凭着这一手,击败傻乎乎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三凤,这次咱们可要做好亏损的准备喽,价格战打起来,肯定就是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杨红缨还是有点心疼。

    刘青山大笑道:“放心吧,咱们还亏得起,这次陪他们好好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把我逼急了,就跟他们好好掰扯掰扯,双会那边,卖一根火腿肠,就叫老外赚走两角钱,太气人啦!”

    “三凤,咱们什么时候下手,揭发他们,呵呵,不对,是揭发咱们自己?”

    刘青山的嘴角也微微翘起:“先不急,预先使其灭亡,必先使其疯狂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传来杨红缨的夸奖:“你个坏小子,谁要是当你的对手,肯定倒霉。”